• 有力过好多次了,差一点丢了条膀子。 2019-04-23
  • 崇德精术 博医济世--河北频道--人民网 2019-04-15
  • 最牛村队干翻中超队 现场发钱大妈蜂拥而至 2019-04-15
  • 轮滑运动:起源于无冰季的溜冰 2019-04-13
  • 世界各国因为势不如人,所以才会对美国的进逼忍气吞声。美国现在说话意味已不在有什么掩盖,明显的霸权主义威胁意味甚浓!特朗普的冒险性格,让世界处于危险之中!... 2019-04-05
  • 【组图】第32届香港国际旅游展开幕 2019-04-05
  • 5月份全国财政收入稳步增长 支出结构不断优化 2019-03-31
  •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脱贫攻坚工作重要指示精神 2019-03-15
  • 第八届全国税收宣传漫画大赛二等奖《高度近视》唐海峰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3
  • 推进新疆稳定长治久安 汪洋在新疆调研 2019-03-13
  • 次贷危机十年 防范金融危机还需做什么? 2019-03-11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方公布对华贸易措施发表谈话 2019-03-08
  • 黑龙江:2000万元资助高校青年创新人才 2019-03-08
  • 玩雪可以来这里 这个小村让你过足冰雪瘾 2019-03-07
  • 发新帖

    [文心书阁]君可知我相思苦小说目录 柳晴轩辕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4月前 88

    独家短篇,本周主打,冲榜的古风佳作好书《君可知我相思苦》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柳晴轩辕令。君可知我相思苦小说主要讲述我不惜性命的付出,不如她回眸的嫣然一笑?!罱獠啃∷档娜似浅8吲?,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君可知我相思苦》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君可知我相思苦 》文心书阁书号:16233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6233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她不配生孩子

    边关,雪域,风雪呼啸。

    王府寝阁中,传来女人阵阵痛苦的哀嚎。

    纱帐里,柳晴躺在榻上,满身虚汗,难产了一整夜,她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

    又一波疼痛袭来,她五官骤然痛到扭曲,一双手攥死了被角,嘶哑的痛号起来。

    “薛神医,薛神医为什么还不来!”

    稳婆掀开她的裙摆,一遍遍擦着她身下不断涌出来的血,紧张的满头大汗。

    “王妃,我们派人去请了,您可千万撑住??!”

    一盆盆血水端出去,又一盆盆热水端回来。

    有小厮跌跌撞撞跑进来跪在帐外。

    “王妃……王爷下令不准薛神医来给您接生,王爷说,说这是您的报应……”

    话音落,纱帐里的女人仿佛小腹又被人狠狠捅了一刀,痛的肝肠寸断。

    “轩辕令,他当真恨毒了我,连我们的孩子都不顾了!”

    “王妃,不如我们出府请大夫吧……”

    柳晴咬破了嘴唇,没用,没用的!没有轩辕令的准许,谁敢冒着掉脑袋的危险给她接生!

    稳婆再度掀开她的裙摆,双眼骤然瞪大,声音都开始打颤。

    “王妃,您已经有血崩之相,保大还是保小,您赶紧做主吧!若是再晚,母子两个都活不了??!”

    柳晴毫不犹豫:“保孩子!不用顾忌我的生死,一定要我的孩子活!”

    这孩子始终不露头,再这么下去恐怕就要憋死在里头,稳婆狠了狠心,叫人去拿刀来,“王妃,您还有什么话,趁现在赶紧讲吧?!?/p>

    柳晴知道,剖腹之后,她必定活不成,若最后还有什么心愿未了,便只想再多看轩辕令一眼。

    成婚一年,她见他的次数,五个手指都数的过来。

    往后,她更是没有机会再见他了。

    “去把王爷请来,让我,见他最后一面……”

    片刻,小厮回:“……王妃,王爷说他不想见杀人凶手,让王妃好自为之?!?/p>

    听见那句好自为之,柳晴像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整个人毫无生气瘫倒在榻上,两行清泪缓缓落下。

    她空洞的双眼没有丝毫光亮,口中喃喃自语:“什么报应,什么凶手……我没杀杜轻羽,轩辕令,为什么你不肯信我……你要找人偿命,那我死,你满意了吗……”

    看稳婆将刀划向自己的肚子,一阵剧痛之后,她感觉自己全身发冷,缓缓闭上了双眼。

    最后一刹那,她听见了婴儿微弱的啼哭声。

    她含笑而去。

    彻儿啊,要替娘亲好好活下去。

    轩辕令的书房安静异常,他正看着兵书,外面的喧闹没有影响到他半分,稳婆抱着孩子战战兢兢走进来

    “王爷,您看看小世子吧……”

    “柳晴生的孩子也配叫小世子?”轩辕令眼都没抬:“带出去埋了?!?/p>

    “王爷,不可啊,这是王妃用命……”

    稳婆张了张口还要说什么,可迎上轩辕令慑人的视线,终究抱着孩子,慢拖拖的出了王府。

    三天之后,柳晴奇迹般醒了过来,摸着自己并没有刀伤的小腹,看着满室人灰败的脸色,她惊觉不安。

    所有人人都支支吾吾,追问之下才知道,她的孩子刚刚出生就被王爷下令活埋。

    “孩子,我的孩子!”

    不顾虚弱的身体,她挣扎着从榻上爬下来,狂奔出王府。

    找到稳婆说的那个小小的雪堆,她疯了一样把已经僵硬的孩子挖出来,抱在怀里痛哭失声。

    “娘对不起你,是娘没有守住你!是娘的错,是娘的错!”

    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她,为什么老天要这么狠心要带走她无辜的孩子!

    沾了血的纱衣铺散在雪地上,凌乱的长发随风飞舞,她跪在雪中,哀伤碎落一地。

    第2章 送她去死

    抱着孩子的尸身回到王府,她还赤着脚,冰雪寒凉刺骨,可她失魂落魄,根本感觉不到。

    撞到人,她也不在意,一直回到卧房,将早就做好的小衣服一件件认真穿在孩子身上,又把她一针一线绣着龙腾虎跃的小被子裹在孩子身上,眼泪无声从眼眶里掉下来,她气息颤抖。

    “彻儿乖,娘在这里,穿上衣服就不冷了?!?/p>

    小心翼翼把孩子放在榻上,她差人抬了块石碑过来,拿着凿子,一笔一划刻下她亲自给孩子取的名字。

    房门被人踹开,冷风灌进来,吹动她薄薄的衣摆,凄楚绝美。

    可来人根本无心欣赏她的美,一双极冷的眼无情看着她。

    柳晴缓缓转过头红着眼看着门口高大英武的男人,她知道他不爱她,但她以为他至少会喜欢这个孩子。

    “轩辕令,你恨我,直接杀了我便是,为什么要让薛长安救我!为什么要杀了我的孩子!”

    她起身扑在他身上,用尽力气扯着他:“你把彻儿还给我,还给我!”

    轩辕令冷哼着将她甩开:“如果当初不是你给本王下药,也不会有这个孽种。你杀了轻羽和她腹中的孩子,这是你欠他们母子的?!?/p>

    轩辕令早在七年前就把王妃之位许给了杜轻羽,谁料柳晴仗着柳家军功赫赫向皇上请旨赐婚,让轻羽只能屈居于侧妃之位。

    后来,柳晴不甘于他的冷落,竟给他下药怀上了孩子。

    他本以为她有了孩子就能安分守己,谁知她几天前竟敢对即将临盆的杜轻羽下手。

    怀着身孕的杜轻羽躺在血泊中,整颗头颅都被斩下掉在一旁。

    柳晴到底是什么样的心肠,才能做出这么心狠手辣的事情!

    这样的女人,他怎能饶过她!

    柳晴扯开惨白的嘴唇:“彻儿他有什么错,他只是个刚出世的孩子,他连眼睛都还没睁开过!轩辕令,你杀了我,杀了我让我的儿子活过来!”

    “投生到你这样的娘亲腹中就是他最大的错!本王不会杀你,你的命留着自有用处。来人,把她绑起来!”

    一声令下,房外涌进来一群家丁,手上拿着绳子步步紧逼。

    她拼命往后缩:“轩辕令,你让我先葬了彻儿,他还那么小……”

    轩辕令冷下心肠:“都愣着干什么,带走!”

    柳晴拼了命挣脱开家丁的手,抱着孩子奋力向外跑,正撞在薛神医薛长安身上。

    薛长安拧着眉头嫌恶的后退,他跟轩辕令一样,厌恶这个功于心计的狠毒女人。

    刚要走,却被她抓住了衣摆,月白的长袍被她抓出一个血手印,薛长安眉头拧的更深。

    却见她砰砰砰朝地上磕头,磕的头破血流。

    “求求你,安葬我的孩子,他还小,他得入土为安,不能就这么暴尸荒野!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

    每说一句求求你,她的头就重重在地上磕一声。

    薛长安最终不忍,接过孩子,眼见着柳晴松了口气,被人拖着出了大门。

    他看了看怀里孩子精致的小衣服,又看了看那个为了孩子不顾性命的女人。

    想起七年前那件事,他的神情渐渐变得复杂。

    柳晴被轩辕令捆着,一路带到了城外七十里雪山脚下。

    天晴的可怕,完全没有因为一个孩子的惨死而有任何的悲悯。

    她心中哀戚,难道连老天都觉得她的孩子死不足惜吗?

    推推搡搡,她看见前面不远处走来几个人影,走在最前面的女人,竟然跟死去的杜轻羽长得一模一样!

    她诧异:“杜轻羽?她还活着?”

    “轻羽是死是活你这个杀人凶手还不清楚?”

    轩辕令站在一旁,声音冷的可怕:“她是轻羽的孪生妹妹杜若,不小心被东陵人俘虏,本王现在要用你换她回来?!?/p>

    柳晴一颤,东陵人啖人肉饮人血,抓住俘虏分尸凌虐极其残忍血腥,轩辕国不知多少无辜百姓惨死在东陵人手中。

    他把她换过去,无异于送她去死。

    第3章 好,我去死

    她颤着唇,不是害怕东陵人的手段,而是无法相信,他真的要送她去死。

    “我是你的王妃,是你的结发妻子,你真的……要把我送到东陵人手中?”

    对面的东陵人一眼看见了柳晴,那可是曾经在战场上战无不胜的女战神柳晴!把她换来献给东陵王,那可是大功一件??!

    他们已经摩拳擦掌:“快点把人送过来!”

    若他们知道前来换人的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轩辕令,恐怕早已掉头就跑了。

    轩辕令瞥过对面几人,面无表情:“柳晴,这是你欠轻羽的?!?/p>

    说完猛一把将柳晴推出去,她踉跄出去,回头看他,眼中是深重的惊诧和绝望。

    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生死关头,毫不犹豫将她推向死亡。

    她停在他一丈开外,一动不肯动。

    凭轩辕令的武功,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也不是难事,他想救一个俘虏,根本无需用这样的方法,非要用她来换人,无非就是想借东陵人之手杀她。

    如果她死在王府,皇上那里不好交代,可如果她死在东陵人手中便不会让人非议。

    她绝不会去,她没杀杜轻羽,根本就不欠杜轻羽的!

    她可以为自己的儿子去死,但凭什么为杜轻羽的妹妹去死!

    轩辕令见她不动,沉声威胁:“柳晴,如果今日你不把杜若换过来,明日本王保证你看到的便是柳家六十二口的人头?!?/p>

    柳晴狠狠一抖,红着眼回头看他:“我的孩子已经死了,这还不够吗,这是你跟我的事情,你还要牵扯进来多少条人命才甘心?”

    轩辕令不为所动,如果她不是仗着有柳家撑腰,也不会变成如此狠毒阴险的性子,说到底,柳家也是祸首之一。

    两人对视,终究是她落了下风,对他,她一向都没有赢过。

    “好,我去,我去就是了?!?/p>

    苦笑着,她转过身,干涩的笑容也随之消失,抬起脚缓慢而艰难的走了出去。

    忍着心痛,她最后对他说:“我只有一个要求,若我死了,求你至少把我的尸体抢回来,让我跟彻儿合葬,他命苦,到了下面,我去陪他?!?/p>

    与对面走过来的杜若擦肩而过,柳晴心中哀戚,不愧是双生子,姐妹俩长得一模一样,往后看着杜若这张脸,轩辕令一定会对她宠爱有加吧。

    柳晴边走,边缓缓回首。

    娇弱的杜若倒在轩辕令怀里,他小心揽住杜若的腰身,转身便走,再也没多看柳晴一眼。

    忍了一路的眼泪,终于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涌出来。

    轩辕令,你竟真的如此狠心!

    侧目间,瞥见高耸的雪山上,崩塌的积雪夹带着巨石排山倒海般滚落下来。

    她看着巨石滚落的方向,猛地转身,用尽毕生的力气朝他跑过去,尖叫着,害怕着。

    “轩辕令,闪开!”

    推开轩辕令,巨石砸在她身上,轰隆一声,她眼前炸开血红的颜色,顿时失去所有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晴睁开眼,满目的白色。

    好冷,好痛……

    忍着剧痛从雪地里爬出来,她一眼看见不远处雪地里墨黑的一片衣角。

    轩辕令,是轩辕令!

    她扑过去,疯了一样徒手挖着厚重的积雪和碎石。

    早上她就是这样把自己的儿子从雪地里挖出来,一天的时间都没过,她就要再把一个冻死在雪地里的丈夫也挖出来吗!

    老天怎能如此待她!

    “轩辕令,你不能死,你出来??!”

    整个手臂都冻到麻木,指甲挖断也感觉不到痛,同样的痛苦她不要承受两次,她不能让这个男人死!

    “轩辕令,轩辕令,轩辕令!”

    顺着衣角,她挖到了他的身体,还有他怀里紧紧抱着的杜若。

    把他们从雪地里拉出来,他冰凉僵硬的身体让她慌了。

    抓起雪拼命在他脸上身上搓着:“轩辕令,醒过来,你醒过来??!”

    终于,男人咳了一声,皱了皱眉头。

    柳晴扑通坐在地上,后怕的喘着气,掉着眼泪。

    胸腔一痛,一口血涌出嘴角,身上的伤后知后觉疼起来,她蜷在地上,痛得快要死过去。

    她的血从周身漫开,在雪地里越漫越大,像是要把她体内本就不多的血都流干似的。

    几次想把他背起来都没成功,她只能往城中走,只要能碰到人,就能救他了。

    “……轩辕令,你撑着,我找人来救你?!?/p>

    踉跄着不知道走了多远,她还是没能支撑住,一头扎进雪地里,不省人事。

    柳晴走后,杜若清醒的爬起来,稍稍思索,马上把柳晴的血迹用雪掩盖,然后脱下自己的衣服,再剥开轩辕令的衣服,将身子紧紧贴在了他的胸膛上……

    第4章 难于上青天

    柳晴醒来时已经被人带回王府,她的寝阁,一如既往那么冷清、空旷,从未有人来过。

    撑着身子下床,她一步一拖往外走,她的院子在王府最东边,因为讨厌她,所以轩辕令的卧房从成婚那天起就搬到了最西边。

    每一次去找他,都要走过曲折迂回的长廊,穿过七进七出的院子,再过一个花园一片荷花池。

    每一次她都自嘲,去见他,竟比西天取经还难。

    迎着不知多少人或诧异或鄙夷的目光,她终于来到轩辕令门前,焦急的想进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就听见杜若的哭声,和他的安慰声——

    “你姐姐曾救本王一命,你救本王又毁了名节,终究是本王亏欠你们姐妹。你放心,本王定会对你负责,先在府中住下,多余的人本王会尽快处理?!?/p>

    敲门的手生生僵在半空,她看着自己满目疮痍的手指。

    怎么救人的就成了杜若呢?

    轩辕令当真是一点都看不见她的好是吗?

    她在他门外站了很久很久,拳头捏到全身颤抖,但最终她也没有冲进去。

    眼睑半垂下来,她拖着身子缓缓转身往回走。

    冬日里的王府,可真冷啊,冷的叫人从心里往外发寒。

    出了轩辕令的院门,抬眼便见薛长安,正探究的看着她。

    她自知薛长安厌恶她,不愿讨嫌,她扯了个惨淡到底的笑,便绕开他往回走。

    “怎么不进去解释清楚?”

    薛长安叫住她,微微垂眸,就看见她十个手指都只剩下半截指甲,血肉模糊。

    没记错的话,那个杜若的手可是完好无损。从雪崩里挖人出来,哪有手指头一根不伤的?

    柳晴摇了摇头,“他心里没我,自不必说?!?/p>

    “你不说怎么知道结果?”

    薛长安觉得这个女人有点难捉摸,一面费尽心思算计轩辕令,一面又几次三番不顾性命救轩辕令。

    一面狡诈,一面真心,放在同一个人身上,怎么品都觉得矛盾。

    柳晴苦笑,连喉咙里都是苦涩的:“我跟他说过无数遍杜轻羽不是我杀的,你见他信我了吗?他对我,早就没有一点信任了?!?/p>

    从成婚那天起,他们之间,便再也不是曾经战场上可以放心把后背交给对方的关系。

    现在的她,对轩辕令来说,就只是个心狠手辣,令他无比厌烦的女人而已。

    薛长安无言,杜轻羽大着肚子死在柳晴剑下,这是全府的人都看到的,凭柳晴说一句不是她,换了谁能相信?

    半晌,他只说:“你的孩子葬好了,就在后山?!?/p>

    柳晴暗淡的眼中终于闪过一丝光亮,转身向后山走去。

    石碑上没刻完的名字已经刻完,小小的棺椁躺着小小的孩子,还有柳晴亲手做的小衣服和小玩具,全都安安静静的埋在了地下。

    碑前供了瓜果,燃了香,柳晴不停往火盆里烧纸,可那么小的孩子,到了下面,如何会用?

    终究是她,对不住这个孩子。

    祭拜了孩子,柳晴转身跪在薛长安面前,深深磕了一个头:“多谢你,葬了我的彻儿,我欠你一个人情,若我还有命可活,必当舍命相报?!?/p>

    薛长安虽是面冷,但医者仁心,见不得她这样,赶紧扶着她双臂把她带起来。

    柳晴脚下不稳,栽倒在他怀里。

    薛长安握住她手腕,眉头深深皱紧,还未开口,听见身后传来冷冷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柳晴下意识挣脱出来,手腕就被人擒住,不受控制的被拖回王府。

    寝阁的门被轩辕令砰一声踹开又砰一声踹上,她被他扔在桌边。

    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他笑的讽刺而危险:“本王还没休妻,你就开始为自己寻后路了?机关算尽,无路可走,于是企图勾引本王的兄弟?”

    柳晴忍痛回应:“我没有!薛长安不过是扶了我一把,在你眼中就成了我勾引他!那你跟杜若搂搂抱抱同住一室又算什么!”

    轩辕令将她按在桌上:“本王的事,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我是你的王妃,是你明媒正娶的结发妻子,你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为什么我不可以过问,轩辕令,我还没死,你就已经如此肆无忌惮了吗!”

    轩辕令一把掐上她的脖子,“那本王现在就让你死!”

    第5章 你找死

    “轩辕令,就算我死了,也照样是皇上钦定的令王妃,就算你再跟十个八个女人有染,也没人能抢走我王妃的位子!”

    喘不上气,她拼命捶打着他,手脚并用也挣脱不开,她的脸色渐渐开始发紫。

    不痛不痒的拳脚落在身上,轩辕令觉察不对,从前她可是能在他手下打个百招还不落败的,如今只是挣脱锁喉她都挣脱不开?

    而且她的力气何时变得这么轻浅?

    一把攥住她的手腕,按着她的脉门,他心中大骇:“你的武功呢?!”

    她嫁入王府后,他再也没让她上过战场,也再未见过她练武,原来是因为她的武功废了!

    谁有本事能废了她的武功?

    被他一问,她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把他推开,捂着脖子退出老远。

    掩去眼中的慌乱,她逼着自己冷笑起来:“我还以为你只会关心杜轻羽的死,根本不会关注我呢?!?/p>

    她知道,提起杜轻羽,轩辕令一定会愤怒,所有的的注意力都会随之转移。

    果然,他脸色骤变,上前把她按在身下,“你找死!”

    撕开她身上薄的不能再薄的衣料,他将她狠狠贯穿,“你想做一辈子令王妃,那本王就给你这个机会!”

    柳晴伏在桌上痛苦低喘,即便是做着最亲密的事,他也是那般冰冷绝情。

    若不是碍于各方压力,她完全相信他会直接在这张桌子上弄死她。

    他们的房事,总共也就只有两次,每一次,他都想要她的命。

    第一次他中了药,她在他满腔的愤怒中被迫承受,痛不欲生。

    这一次他干脆就是想杀了她。

    夫妻至此,何其可悲!

    “王爷,杜姑娘感染了风寒,请您过去看看?!?/p>

    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轩辕令立刻停住,毫不犹豫推开柳晴,理好衣衫开门离去。

    柳晴半死不活伏在地上,低低的笑,曾经杜轻羽就是如此让他关心备至,如今沾了杜轻羽的光,杜若也得到他的宠爱。

    不管是哪个女人,都比她这个结发妻子来的重要。

    那之后,她被他贬入杂役房,顶着王妃的头衔,做着王府上下最下贱粗鄙的活计。

    他说到做到,她想做王妃,那就让她做到底。

    寒冬腊月,成山的便桶堆在河边,河水冰冷刺骨,她半个身子泡在水里,腿脚已经冻到没有知觉,手上不知生了多少冻疮,却只能咬着牙,机械的刷洗木桶。

    她感觉自己随时都会倒在水里,可每每她想闭上眼时,都咬紧牙关憋着一口气,一口不肯放弃的气。

    有人过来把她拉上岸,将她手里的刷子扔在地上,气愤愠怒:“轩辕令就让他的王妃来做这些事?连脸都不要了?”

    她往旁边避了避,低垂着眼:“薛神医请回吧,这里太脏,不是你该来的地方?!?/p>

    薛长安沉着脸不说话,抓起她的手腕指腹搭上脉搏,半晌,烦躁出声:“果然!果然!”

    果然不出他所料,柳晴体内的毒发作了。

    “这些活别做了,我替你跟轩辕令说情,你先跟我回去?!?/p>

    拽着她就往回走,却被匆匆跑来的丫头看了个正着,柳晴马上挣开。

    丫头的视线在两人中间不怀好意的回转了半晌,才对柳晴说:“端茶的丫头不够用了,王爷叫你去议事厅送茶?!?/p>

    “王府这么多丫头,怎么会不够用?”

    “杜姑娘病了,王爷把人都派到杜姑娘院子里照顾去了,你快点,磨蹭什么!”

    柳晴心底苦笑,数九寒天,有人心凉有人暖。

    摇晃着身子,她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往议事厅走,被丫头拦住,堵着鼻子一脸嫌弃:“你就这么去想熏死谁??!”

    薛长安看不下眼,怒斥了一声:“放肆!谁教你这么跟王妃说话!”

    “怎么,一个罪人还想让我怎么说话,生气啊,她是不是要像杀轻羽姑娘一样把我也一剑杀了??!”

    丫头伸着脖子上前,柳晴猛地抬头,眼中寒光瘆人,一步步上前,逼得丫头慌忙后退:“我没有杀过杜轻羽!是我做的我会认,不是我做的谁也不能扣在我头上!”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16233,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www.wenxinshuge.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 有力过好多次了,差一点丢了条膀子。 2019-04-23
  • 崇德精术 博医济世--河北频道--人民网 2019-04-15
  • 最牛村队干翻中超队 现场发钱大妈蜂拥而至 2019-04-15
  • 轮滑运动:起源于无冰季的溜冰 2019-04-13
  • 世界各国因为势不如人,所以才会对美国的进逼忍气吞声。美国现在说话意味已不在有什么掩盖,明显的霸权主义威胁意味甚浓!特朗普的冒险性格,让世界处于危险之中!... 2019-04-05
  • 【组图】第32届香港国际旅游展开幕 2019-04-05
  • 5月份全国财政收入稳步增长 支出结构不断优化 2019-03-31
  •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对脱贫攻坚工作重要指示精神 2019-03-15
  • 第八届全国税收宣传漫画大赛二等奖《高度近视》唐海峰 2019-03-15
  • 巫山县大峡村:深度贫困村的脱贫之变 2019-03-13
  • 推进新疆稳定长治久安 汪洋在新疆调研 2019-03-13
  • 次贷危机十年 防范金融危机还需做什么? 2019-03-11
  •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就美方公布对华贸易措施发表谈话 2019-03-08
  • 黑龙江:2000万元资助高校青年创新人才 2019-03-08
  • 玩雪可以来这里 这个小村让你过足冰雪瘾 2019-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