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藏:雪域高原唱响教育歌 2019-02-08
  • 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出大招 跨境证券投资更便利 2019-02-08
  • 现场!南非西北省一华人店铺遭抢劫  80后女子被刺身亡 2019-01-31
  • 加油吧,00后!——人民网2018全国高考大直播 2019-01-31
  • 《红海行动》出征中美电影节 2019-01-28
  • 两会观察:务实与自信,展现新时代山东的新风貌 2019-01-28
  • 《侏罗纪世界2》导演:斯皮尔伯格的认可是最大支持 2019-01-25
  • “不检点”女院长,到底干了些什么? 2019-01-25
  • 信心持续攀升 预期比较乐观 2019-01-23
  • “鹊桥”中继星顺利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1-23
  • 端午节,广州荔枝湾“扒龙船” 2019-01-20
  • 【金平天气】最新金平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金平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1-20
  • 移动助力建设智慧新疆 2019-01-08
  • 加快推进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 2019-01-02
  • 延不延迟退休应取决于这个岗位是否后继有人,如果后继者正排着队等待入职,就不能延迟,如果某岗位后继乏人,才需延迟。尤其“用税者岗位”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新生 2018-12-26
  • 发新帖

    [文心书阁]神秘老公太霸道小说目录 沐小瞳凌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4小时前 6


    长篇,测试很好,字数多好书《神秘老公太霸道》是一本好看的女频热门小说,男女主角叫沐小瞳凌越。神秘老公太霸道小说主要讲述她是一个不受宠的千金小姐被陷害嫁给了一个傻子总裁。男友被妹妹抢走了,后母咄咄逼人,亲人对她如此无情,她反抗,逃嫁,最后她震惊发现她的这个傻子老公的秘密。他的另一个身份竟然是传闻中的那个低调又最具势力的男人!“我去你妹的凌越,你竟然装傻戏弄我??!”如此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男人却对她专属钟爱,宠溺无边?!罱獠啃∷档娜似浅8吲?,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文心书阁”小编为大家带来《神秘老公太霸道》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神秘老公太霸道 》文心书阁书号:16315

    微信搜索公众号:文心书阁 或 wenxinshuge ,关注文心书阁后,发送 16315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一章 被迫嫁给一个傻子
    悠扬的钢琴声在教堂里响起,轻快的节奏让人不由有种幸福的感觉。

    牧师站在庄严的主席台上,一脸微笑地问着站在台下的一对新人。

    “沐小瞳,你是否愿意嫁给凌越作为你的合法丈夫?”

    “不愿意!”

    一声清脆动人的女声倏地引起了全场骚动!

    沐小瞳猛地扯掉头上的白纱,她跑到主席台上,大声郑重地宣告,“我是不会嫁给他的!”

    台下的新郎,一身黑色西装,英挺的站着,面色倨傲而冷漠,冷冽的眼瞳不带半点感情的注视着教堂中央的十字架。

    一派淡然,凌越安静的有些奇怪,仿佛他没有听到新娘拒婚的声音。

    可此时台下已经一片哗然。

    “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居然敢拒婚?!”

    “也难怪,新娘长得这么漂亮,要她嫁给一个傻子过一辈子,她当然不乐意?!庇腥诵∩凸镜?。

    就在所有人都不禁悄悄抬头打量着新郎的时候,那个男人依旧神情自若的站着,气质冷峻,虽然沉默不语但总能瞬间吸引全场的注目。

    拥有这么清冷高贵的气质,气宇非凡外貌的男人,却……是一个傻子。

    若不是凌家亲自公开承认,不会有人相信凌越这样的天之骄子,原来从小就是一个自闭症儿。

    听着四周细碎的对话,凌家的人面色不善,怒不可遏的向女方家人讨说法。

    一身红色旗袍,珠光宝气的中年女人气愤地站了起来,怒气腾腾地走到一位中年男人身旁低吼了起来。

    “沐擎天,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让你女儿当众羞辱我凌家?!?/p>

    沐擎天是今天准新娘的父亲,他见凌家人一个个怒不可遏的样子,心里立即也紧张了起来。

    “夫人,请您冷静一点,小女只是一时想不通,我这就去劝她?!?/p>

    沐擎天自径朝沐小瞳走去,经过凌越身旁时,他忍不住多看了这位准新郎一眼。

    幸好,凌越这个傻子依旧面无表情,虽然他是一个傻子,但是也绝对不是他沐擎天能招惹的。

    “沐小瞳,快给我下来?!?/p>

    沐擎天站在一身白纱的女儿身边,脸上尽是怒色。

    “你骗我!你昨天明明说,这是我跟宋儒臣的订婚宴,为什么……”沐小瞳忿忿不平的朝自己的父亲控诉。

    所有人都在骗她,从一开始骗她回国,然后就是急忙的准备婚事。

    沐擎天还没等她说完,厉声地喝住了她。

    他没有半点犹豫扬起的巴掌,粗大的右手掌朝沐小瞳的脸蛋甩了下去。

    啪的一声!

    沐小瞳半张脸痛得瞬间没有了知觉了,她漆黑明亮的眼睛怔怔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没想到他竟然为了公司而将自己嫁给这一个傻子作老婆。

    这时一直站在主席台下安然不动的男人,倏地眸光闪过一丝凌厉,狠绝。

    沐擎天似乎感觉到有一股杀气瞪着自己,惊滞的朝目光的方向看去。

    有些疑惑的看着台下一派事不关己的凌越一眼,刚才他明明感觉……强势,狠绝,怒气。不过,也许是自己看错了,凌越这个傻子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气势。

    “这是骗婚,我不会承认的!”沐小瞳右手捂着右脸上的红肿,大声宣誓。

    眼眸扫过一旁的桌子,她狠一咬牙,凌越,这不能怪我!

    沐小瞳轻盈地身体一闪,快速的拿过结婚蛋糕前的尖锐小刀。

    不过眨眼间,那尖锐钢刀已经紧紧的抵在新郎,凌越的脖子上。

    “所有人都不准过来!”她大声对着下面的人群吼道。

    第二章 你长得真帅
    在场的人立即惊得倒抽了一口气。

    “放肆!把刀放下!立即放下!否则我饶不了你!”凌家的人气极的怒吼。

    “立即放开凌少!”沐擎天也被她这动作吓得半死。

    沐小瞳若真伤了凌越,他沐家也怕要跟着遭殃。

    “全部都给我退下!我要见宋儒辰,立即让他过来!”

    沐小瞳面无惧色,她只是觉得浑身血液透凉,绝望地扬起一抹冷笑,“否则,我就让凌越陪我一起下地狱去!”

    握在手中的刀收紧了些,凌越脖子便立即渗出一道血痕。当那鲜血流过沐小瞳的小手时,她的心不由颤抖。

    她并不想伤害任何人。

    可是现在的她,别无选择!

    一抹鲜红,触目惊心的从凌越的白皙的脖子处滑下。

    台下的人,刹那间,面色瞬间大变,紧张得心都提了起来。

    面面相觑的呆怔,这女人果真不要命了吗?!

    “所有人给我后退五米远,否则我就让他流更多的血?!便逍⊥宄旱难垌紫乱徘渴频募岢?。

    警惕地看着他们缓缓地后退,沐小瞳左手扣住凌越的腰,右手用钢刀抵着他的脖子。沉声,命令,说:“跟我走!”

    凌越被沐小瞳用刀架在脖子上,他始终保持着沉默的姿态,面容清淡,仿佛此时被要挟的人不是他。

    所有的人都紧紧的盯着沐小瞳带着凌越一步步的后退到教堂内的小房间里。

    “让宋儒臣过来,否则等着给凌越收尸!”

    沐小瞳嚣张的朝外面的人吼了一句,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了。

    “你若伤了凌越,我要你整个沐家陪葬!”

    “快点叫那个宋儒臣过来!”

    “该死的!沐家这事,咱们没完!”

    ……

    房门外焦急一片,而房间内则安静的让沐小瞳有些害怕。

    低头瞟了一眼,凌越脖子处那道伤口,依旧有血液不断的渗出。

    从始至终这个男人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不会疼的吗?

    沐小瞳手中的刀依旧抵在他的脖子处,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

    凌越的面上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额前的头发有些凌乱,却依旧是那么高贵冷峻。他深邃的蓝瞳则有些空洞的盯着正前方看。

    沐小瞳出国留学多年,很少关心国内的新闻,不过由于凌家影响力巨大,所以对于这位凌家的法定继承人的事情,她也有些耳闻。

    “我不是有心伤你的?!奔弊友藓斓难?,也不管他能否听懂,自顾自地说了一句。

    凌越身姿孤傲的站着,一动也不动,也没有反应。

    “你听不听得懂我说的话?”

    沐小瞳好奇的问了一句,她此时说话的声音温柔又带着些俏皮,跟刚才在外面与人对峙时完全不一样。

    温热的气息喷在凌越的后脖子处,低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响。

    凌越的身体猛地僵硬,如果说刚才他目光空洞的注视着正前方,那么此时,他的表情绝对是呆怔住了。

    沐小瞳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她只是好奇的眨了眨眼睛,炙热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身前的这个男人。

    他长得真好看,站在他的眼前能清楚的看到他墨长的睫毛,英俊的侧脸带着西方贵族独特的气息。

    凌越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压抑着内心,隐隐的吸了一口气,依旧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态,尽可能忽视这个女人大胆的靠近。

    “你怎么了?”

    感觉这个男人有些奇怪,沐小瞳狐疑的探头再次凑近他,可是凌越却很敏感,立即撇过头去,不想让她瞧见他的表情。

    正想要跑到他面前去看清楚,余光却瞟见他红透了的耳根。

    他该不会是……脸红了吧?!

    第三章 不可思议的男人
    原来自闭症的人也会脸红,害羞的?!

    这个想法让沐小瞳自己都有些震惊,当视线往下瞧见凌越那有些干涸的血液时,她更加觉得自己不是人了。

    她竟然在欺负一个从小就患病的人。

    有些不好意思抿了抿唇,眼珠子四处乱瞟,开口说:“那个,等会儿,宋儒臣过来了,我就会放你出去治疗伤口的?!便逍⊥馐偷?。

    宋儒臣?

    凌越一听到这个名字,倏地半垂下眼睑,眸底闪过一抹薄怒。

    想到宋儒臣,沐小瞳的目光变得有些恍惚。

    沐家的人欺骗她,她可以接受,可是宋儒臣他也在骗她吗?他们相爱六年,她相信他不会对她这么残忍的。

    当她回过神来时,赫然一双冰冷的蓝瞳落入眼底,吓得她一时怔住。

    凌越不知道什么时候扭过头来正目光冷沉的注视着她。

    那湛蓝的眼瞳,深邃而不带半点杂质,美得不似凡物,可此时它却透出了丝丝缕缕的寒意。让沐小瞳不由心颤。

    不自觉后退半步,警惕的看向他,这个男人并不像她以为的单纯,他很……危险。

    凌越清冷的目光扫过她往后退的步伐,眼底更是泛起一层凉意。

    沐小瞳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招惹他不痛快了,之前她用刀划伤他,他也没有这样生气不是吗?

    可当她提及宋儒臣的时候,他却这样生气。

    突然她有一种感觉,就算自己手里拿着刀也不会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

    一想到这里,沐小瞳看向凌越的目光就更加的紧张,这个男人到底是藏得太深,还是说自闭症的人都这么的喜怒无常?

    身体下意识地想要离凌越远点,她大步后退,右手却不小心的撞上一旁的柜子,而右手上的尖锐刀锋则顺力道划过自己的右腿。

    顿时,沐小瞳大腿处的白纱长裙,慢慢的渗出鲜红,血染在雪白婚纱上特别的夺目。

    低垂下眼帘,疼得皱眉。

    而凌越扫过她白纱处的鲜红时,冰冷的蓝瞳倏地僵滞了一下。当他看见她依旧紧握着那把凶器,钢刀上沾着的血渍时,他心底不由的升起怒火。

    “啊——!”沐小瞳突然大叫。

    凌越的速度很快,沐小瞳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她的右手腕已经被他紧紧的紧攥着,凌越的手很大,它完完全全的包裹着她的,手心还带着一抹炙热。

    沐小瞳想要试图挣扎,可是他的力气却大的惊人,而她无法捍动他半分。

    咚的一声!

    清脆的金属撞击地面。

    沐小瞳随着那落地的金属声,缓缓回过神来。一面惊惧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到底是……什么人?

    凌越严厉的蓝瞳变得更加的深邃,沐小瞳浑身不能动弹一样被他这么紧盯着。她看见他的薄唇微微动了一下。沐小瞳心底一惊,他想说什么?

    就在此时,房间被敲响了。

    沐小瞳怔怔的扭头看向房门口,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她突然有种情愿冲出去被那种乌合之众处罚,也不敢在这里与这个男人多呆一秒的想法。

    凌越立刻收敛了一下气场,弯腰快速拿起地上的尖刀握在手上,再次站直,目光怪异的凝视了她二秒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朝房门处走去了。

    而沐小瞳呆呆的在原地看着这个男人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离去,英姿挺拔。

    第四章 被赶出家门
    外面的人这时见凌越手中握着钢刀走了出来,一时也有些不解。

    “立即带凌少处理伤口?!?/p>

    “沐家的人给我听好了,这件事我们不会这么算了的!”

    凌家的长辈怒气腾腾的冲上前,不耐烦朝身后的下人吩咐。

    沐擎天听到凌家的人这么一说,身体猛地僵硬,他连忙跑了过去。

    “夫人,我公司的那批周转资金......?!?/p>

    “沐擎天,你居然还好意思跟我提这个!我告诉你,有我凌家在的一天,你就别想走运?!?/p>

    冷艳的妇人冷哼了一声,不屑于再多看他一眼。

    而那位一直都表情木然冷淡地新郎,则在下人的搀扶之下缓缓地离场。

    只是在他的目光扫过沐小瞳时,没有人发现他湛蓝色的冰瞳快速地闪了一下。

    ……

    沐家大厅。

    嗖的一声,一大盆凉水浇在了沐小瞳的身上,严寒的冬日里,让她冻得直发抖。

    “贱人!”一声咆哮声让她迷糊的视野顿时清醒了过来。

    “你……”沐小瞳感觉喉咙沙哑,刚想要开口。

    另一盆凉水凶猛地对着她的脸又泼了下来,全身湿漉漉的,连眼睛都难于睁开。

    “都怪你!你害得我现在公司没了,还得罪了凌家!”

    刚一睁开眼睛,蓦然一把粗壮的木棒直直朝她挥了下来。

    白嫩的肌肤立即青紫一片,她忍着伤痛,死死地瞪着正怒火朝她发泄的父亲。

    “你这个小贱人,养你有什么用?!我打死你?!?/p>

    沐擎天气得青筋暴跳,本来好好的计划全都给她砸了。

    猛然挥起木棒,直直朝她摔打下去。

    “老爷,现在打她也没有用?!?/p>

    突然一声轻柔的声音响起,只是这声音在沐小瞳听来,比巫婆的邪笑还要让她恶心。

    沐擎天转头一看是自己现在的妻子方梅,他气愤地将手中的木棒扔到地板上。

    “瞳瞳,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亲自到凌家去磕头认错,否则你爸把你打得,妈看着就心疼?!狈矫芬涣惩榈目醋诺厣系你逍⊥?。

    “妈?!她只是一个破坏人家家庭的狐狸精!”

    沐小瞳使劲全身的力气,愤恨地伸脚,直直朝一旁的方梅踹了过去。

    猛地将她踢倒在地上。

    都是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她的母亲就不会这么病重在医院,她的父亲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她漠不关心。都是她整天在作恶。

    方梅右脚一拐直直跌倒在地上,她痛地大叫一声。吓得一旁的沐擎天立即丢掉沐小瞳,跑到她的身边。

    “有没有事?我现在就去叫医生过来?!?/p>

    而方梅一脸委屈地看向他,眼泪不停地落下,“瞳瞳始终都在怪我,怪我抢了你,这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p>

    说到这里,她嚎叫的更大声。

    “我知道,我都知道,”沐擎天紧张的安抚她,咬牙切齿地低咒。

    “别听那个孽女说的话,今天我就将她赶出沐家?!?/p>

    沐小瞳看着那边的两人如此情深,心里觉得恶心之极。

    吞下一口的血腥味,拖着艰难的步子,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混账,没用的东西!”

    沐天擎见她竟然自己起身想要走,他低吼了一声。冲上前扬起大手朝沐小瞳的脸颊甩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

    沐小瞳感觉自己半边脸瞬间都麻痹了,她僵直地站在原地,耳朵里嗡嗡作响。

    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这么残忍,她愤恨的瞪大了眼睛,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张开嘴巴哆嗦着一字一句,坚定的说道。

    “我不会去凌家的!”

    第五章 我不嫁凌越
    沐小瞳一字一顿坚决道:“我不会去凌家的!”

    “这事,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沐擎天见她那张倔强的小脸,虽然被他打得乌青臃肿,但那双明亮的眼睛坚定的目光,却让他更加的厌恶。

    他最讨厌就是他这个大女儿的倔强,不知好歹!

    沐小瞳看清楚了沐擎天眼底对她的厌恶,心不由缩紧。

    “父亲,我记得你还有一个从小就特别听话的女儿,”沐小瞳唇角扯出一抹冷笑。

    “沐小佩,她不是特别乖巧,她不是特别听您的话吗?为什么不让她嫁凌家?你宝贝女儿这么乖,保不准她愿意为了你牺牲也说不定?!?/p>

    沐小瞳目光直直的盯着沐擎天看,荡漾的美瞳里尽是讥讽。

    “佩佩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方晴听到这里,立即激动了起来。

    “你这个狐狸精,你给我闭嘴!”

    沐小瞳忍住心底的愤恨,朝一旁的方晴喝斥。

    方晴对上她一双充斥鲜红似失控的双眸,突然猛地一心惊,怯怯地吓得不敢再说话。

    沐擎天顿时更加恼怒,再次扬起右手,使尽全力朝她的脸挥下去。

    沐小瞳没有躲闪,她心如死灰,就像等待死亡的死徒一样,安静的闭上的双眼。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人关心她的死活,不是吗?

    ……

    就在此时,突然一道声音,打破了沐家的寂静。

    “住手!我凌家的人,谁敢打!”

    那声音急促而有力,传遍整个沐家大厅。

    沐擎天的右手顿时僵在半空中,他怔怔地转头朝声音方向看去。

    七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赫然出现在沐家的大厅。

    站在最中央的男人,他身姿挺拔,神情依旧冰若冰霜,面无表情,只是那双深邃的蓝瞳,死死地盯着大厅那位伤痕累累的女人看。

    是他,凌氏财团的继承人,凌越。

    “沐老爷,真是没看出来,原来你的心这么的毒,对自己的女儿也能下这样的重手?!?/p>

    其中一位五十多岁男人,他一步步向他们走近,声音里尽是轻蔑。

    沐擎天一眼就认出走来的这个男人,正是凌家管家,沈枫,凌老爷子身边最信任的人。

    他立刻不动声色的收回右手,正了正脸色。

    “没想到凌少爷亲自到访,刚才只是误会。希望你们不要放在心上?!?/p>

    沐擎天的声音里带着讨好,仿佛他一点也不介意对方刚才的嘲讽。

    沈枫看向他的眼底带着不屑厌恶,他走到沐小瞳身边,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的伤,心不由收缩。

    “少夫人?!?/p>

    走到沐小瞳身旁轻唤了一声,语气比跟沐擎天说话时要恭敬的多。

    沐小瞳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她看了沈枫一眼,撇过头去,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不是你们少夫人?!?/p>

    未完待续...

    关注“文心书阁”微信公众号:wenxinshuge,微信回复书号:16315,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文心书阁,原创精品小说平台,用微信看小说,即点即看。

    每天文心书阁微信阅读,送50阅读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文心书阁小说官网://www.wenxinshuge.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 西藏:雪域高原唱响教育歌 2019-02-08
  • 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出大招 跨境证券投资更便利 2019-02-08
  • 现场!南非西北省一华人店铺遭抢劫  80后女子被刺身亡 2019-01-31
  • 加油吧,00后!——人民网2018全国高考大直播 2019-01-31
  • 《红海行动》出征中美电影节 2019-01-28
  • 两会观察:务实与自信,展现新时代山东的新风貌 2019-01-28
  • 《侏罗纪世界2》导演:斯皮尔伯格的认可是最大支持 2019-01-25
  • “不检点”女院长,到底干了些什么? 2019-01-25
  • 信心持续攀升 预期比较乐观 2019-01-23
  • “鹊桥”中继星顺利进入使命轨道运行 2019-01-23
  • 端午节,广州荔枝湾“扒龙船” 2019-01-20
  • 【金平天气】最新金平今天天气,实时提供金平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01-20
  • 移动助力建设智慧新疆 2019-01-08
  • 加快推进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 2019-01-02
  • 延不延迟退休应取决于这个岗位是否后继有人,如果后继者正排着队等待入职,就不能延迟,如果某岗位后继乏人,才需延迟。尤其“用税者岗位”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新生 2018-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