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那么大:美国160斤巨犬上房  消防员出动解救 2019-07-13
  • 广西2客车街头“大打出手”,售票员不过瘾下车狂殴 2019-07-13
  • 一语惊坛(6月14日):国企应该成为改革创新的标杆。 2019-07-08
  • 长治城区签约8个转型项目 2019-07-05
  • 李劭凯:今天我们为什么读《孟子》 2019-07-01
  • 新华时评:不忘初心 向善前行 2019-06-21
  • 反击!中国公布对美500亿美元商品加税清单 2019-06-11
  • 人民网舆情分析专家:王洪波 2019-06-11
  • 愿潇湘玉竹版主“(农历)五月平安”、“端午节安康”![微笑]这样的祝福是最确切的[哈哈] 2019-06-10
  • 疑似胡一天夜会女性事件女主被扒 私照曝光 2019-06-10
  • 迎驾贡酒生态洞藏VIP鉴赏荟合肥站启幕 2019-05-29
  • 《中俄人民币基金管理公司合作协议》签约仪式举行 2019-05-29
  • 全棉时代纯棉婴儿护理湿巾棉抽纸全棉纸巾棉柔巾全棉手帕纸婴儿湿巾组合套装系列 2019-05-26
  • 贵州关岭县多部门联合开展应急救援综合演练 2019-05-19
  • 习近平主持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小范围会谈 2019-05-19
  • 发新帖

    [YY小说]你比烟花更璀璨小说全文阅读 阮小沫靳烈风小说免费阅读

    游戏小编 8月前 141


    今天中长篇甜宠文好书《你比烟花更璀璨》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女频总裁小说,男女主角叫阮小沫靳烈风,最新章节: 第443章 被陷害的证据。你比烟花更璀璨小说主要讲述一夜春宵,她失去了太多,还招来那个残酷暴君一样的男人,别人只知道他冷酷凶残,却不知道他对她从此宠上心尖?!罱獠啃∷档娜似浅8吲?,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今天“YY小说yyxscn.com”小编为大家带来《你比烟花更璀璨》小说在线阅读,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

    《你比烟花更璀璨》YY小说书号:9548

    微信搜索公众号:YY小说 或 yyxscn ,关注YY小说后,发送 9548 获取小说全部章节


    第1章 大排场大人物
    阮小沫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在发热。

    灼热。

    她下意识拉扯着自己身上的礼服,那件原本款式保守的一字肩长裙很快就遮蔽不住玲珑的曲线了。

    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依旧灼热难耐,她不舒服地低吟着,唇瓣被洁白的牙齿微微咬住,眉心难受地蹙起,乌黑的长发铺散在床铺上。

    迷蒙中,她似乎听到有人靠近的声音。

    冰凉的水珠滴在她的身上,一瞬间缓解了身体的热度,她模糊地睁开眼,看向来人。

    灯光昏暗的房间里,她只看到逆着光的男人身着浅灰色浴袍。

    头发短短的,松松拉着的浴袍领口,有水珠顺着男人性感的脖颈,和结实的胸膛淌下。

    属于男性的强烈的荷尔蒙在诱惑着她。

    阮小沫仰起脑袋,伸手拽住那个男人的浴袍下摆,却听到男人的嗓音磁性而冰冷:“松手!”

    男人身上的危险气息是显而易见的,饶是在失去理智中,阮小沫也有一瞬间的瑟缩。

    但这种瑟缩,很快就被鼻端嗅到的房间里的香气,再度勾起了的热度吞噬。

    她攀附上男人的脖颈,贴了上去,享受着对方皮肤上沐浴后未擦干的水珠缓解灼热的舒适感,从微张的唇瓣间溢出一丝舒服的声音。

    就像一只撒娇的小猫一样。

    迷蒙的神智不足以让她思考和控制自己的行为,迷迷糊糊之间,她已经反推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男人沐浴后犹带着水珠的皮肤贴着她,似乎忽然因为什么改变了主意,随之压了下来,强势而直接地占有了她。

    她宛如狂风大浪中的一叶小船,唯一的依凭,只能是那个她连脸都没有看清的男人……

    下班之后,阮小沫如往常往公交车站走。

    她这阵子都在加班,前段时间身体不适请假了好几天,所以工作只能分摊到销假回来之后。

    车站的人不少,她要等的车也还没有来。

    阮小沫摸出手机,打算用公交软件看下下班车还有多久时,忽然听到了周围人阵阵的惊诧声。

    她疑惑地抬头,看到整整一列的款式低调豪车,朝着车站这边缓缓驶来,靠着马路停下了。

    车门统一划一地打开,从每辆车上下来数名身着黑西装墨镜的高大男人,面无表情,身材壮硕,训练有素得像是冰冷的机器人一样。

    豪车、气势惊人的保镖,这样的平时难得一见的场面,让周围的人都兴奋地小声讨论起来。

    “天呐,这是拍电视还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怎么可能是拍电视,这儿连台摄像机都没有!”

    “就是嘛,肯定是车上有什么大人物,或者咱们附近有什么大人物要出现了!”

    “我也觉得,不然怎么这么大排场,也不知道是大明星、还是大富豪?”

    “反正不管哪种都是咱们平时没机会见的人!”

    毕竟大家都是普通人,这辈子可能也就只能在电视上看到这样的排场,人群顿时像烧开了的水一样沸腾起来。

    阮小沫耳朵里听着他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瞟了一眼手机屏幕,上一趟车就在两分钟前开走了,而下一趟车还要十分钟才能来。

    她郁闷地叹了口气,早知道就跑快点了。

    一口气没叹完,她忽然感觉到周围的人群骤然寂静了下来,像是因为什么事情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刹那间的鸦雀无声,和天昏地暗一同袭来。

    阮小沫的手机屏幕在这黯淡的光线里,突然就显得特别明亮。

    她愣了一瞬,感觉到什么,一抬头,小心脏被吓得瞬间漏跳一拍。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被刚才一群壮实的黑衣保镖,给密密麻麻地围了成了一道人墙!

    她个子娇小,瞬间就被那些高高大大的保镖挡得密不透风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阮小沫和人墙外刚才还热烈讨论的围观路人一样懵逼。

    “阮小姐,您好?!闭驹谒媲按鹚勘哐劬蹈闪纺腥送蝗豢?,“我家少爷要见您,请阮小姐跟我们回去一趟?!?/p>

    男子说话的措辞很客气,但语气分明就是没得商量。

    少爷?什么少爷?

    阮小沫握紧了手机,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你家……少爷?我不认识什么少爷,你们恐怕是找错人了吧?!?/p>

    阮家在S市算是小富,但这样的排场和作风的人,她确实不认识。

    “阮小姐,靳家晚宴那夜,我们查到的女人就是您?!?/p>

    男子的一句话像是晴天霹雳,落在阮小沫耳边。

    她握着手机的指尖发凉,怔了数秒,才恢复了正常:“不是我,你们真的找错人了?!?/p>

    说完,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要扒开那些保镖离开。

    但站在她面前的保镖却跟铁塔似的,一动不动。

    看来她今天同不同意,都会被强制带走。

    明白躲不过,阮小沫抿抿嘴,低声道:“……好吧,我跟你们走?!?/p>

    她垂头丧气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终于放弃抵抗,认命了。

    男子挥了挥手,保镖围成的人墙圈子终于松开了些。

    “请?!蹦凶邮终葡蛏?,朝着第一辆豪车抬了抬臂。

    阮小沫点点头,一步一步地朝那辆车走去。

    就在越来越靠近车子的时候,保镖的围拢圈子就越发的松散。

    距离车门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阮小沫忽然拔腿就跑!

    认命才怪!

    她才不要跟那个晚上的男人再扯上什么关系!

    那个晚上……她努力多年的希望都被熄灭了,她连想起都不愿意!

    因为她忽然冲出重围,像是被卡住喉咙的人群忽然又炸开了锅,目瞪口呆地着看着她抡圆了胳膊狂奔着。

    然后……在一阵整齐的惊叫声中,阮小沫感觉到脖子上骤然传来的刺痛!

    意识,迅速地远离了她。

    等她幽幽转醒的时候,一眼就对上了一张极为严肃刻板的中年女人的脸。

    宛如拿着藤条随时打算教人礼仪的恶嬷嬷,那个棕红色头发的中年女人挺直了腰板,属于欧洲人的脸上,有种倨傲而鄙夷的神色。

    “阮小姐,您醒了?!敝心昱俗晕医樯艿氐溃骸拔沂钦饫锕芗?,您可以叫我朱莉?!?/p>

    第2章 账算在她头上
    阮小沫揉揉还有些发晕的脑袋,茫然地想要撑起身体打量四周,却在坐起来的一瞬间,发现摩擦着皮肤的冰凉丝绸被褥下面,并没有穿任何衣服!

    阮小沫立刻搂紧了胸前的被褥,以免被子滑下去走光。

    这时,她也才发现,她在一处极其奢华宽敞的卧房内。

    落地窗的两侧是垂下的浅金色窗帘,窗外是借着光亮能看到绵延不绝的草坪……

    这是……哪儿?为什么她会觉得有些眼熟?

    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浮出水面。

    阮小沫睁大了眼睛脱口道:“这里是……帝宫?!”

    帝宫,是靳烈风在S市住的地方,也是靳家晚宴举行的地方。

    而这个卧室……就是那晚她和那个男人发生关系的房间!

    为什么她会被带到这里来?

    “这里当然是帝宫?!敝炖蚶淅涞乜戳怂谎?,那张属于管家嬷嬷的脸上有一丝讽刺:“阮小姐在惊讶什么呢?晚宴当晚不就是您故意设计爬了少爷的床么?现在被带回来,您不是该心知肚明吗?”

    少爷……

    靳家……

    阮小沫心脏急剧地跳动着,胸口起伏,脑子有些混乱。

    那晚和她发生关系的人……是靳烈风?!

    怎么可能!

    听说那天晚上他根本就还没有回国,不是么?!

    何况,当晚来帝宫参加晚宴的人那么多,楼上的休息间也那么多,那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巧是靳烈风?!

    朱莉没有管她震惊的反应,只自顾自地继续道:“阮小姐,您应该庆幸,要不是您的身子够干净,那晚的表现也还不错的话……就凭您敢给少爷下药这一点,现在能不能还活着都是问题了?!?/p>

    阮小沫呆呆地抬头,看向朱莉。

    她知道朱莉的话不是吓她的。

    靳烈风,全球市值最高的跨国集团K?W的总裁,年纪轻轻就凭借迅猛果敢的作风和极强势的手腕,决策目光总是狠准稳,短短时间就把K?W集团壮大为如今商界帝国!

    传闻中,他性情暴虐,一个不小心惹他不快的人,下场都是惨不忍睹!

    而那天晚上……

    她虽然醉得不轻,但也清楚的知道,房间里的香味有问题……

    既然她中了药,那同样在房间里的靳烈风肯定也着了道!

    现在,这笔账看来是算在她头上了。

    阮小沫看向她,试图说清楚那晚的事:“房间里的催情药物不是我放的——”

    “不是您放的?”朱莉冷笑:“不是您放的,还能这么巧出现在少爷的床上……阮小姐,您的谎话也太可笑了!”

    阮小沫抿住嘴,抓着被子的手紧了紧。

    想要爬上靳烈风的床的女人有多少,晚宴那天晚上她已经见识过。

    要不是他被人以为还没回国,只怕他的卧房早就被赶着来投怀送抱的女人占满了,那还能像她进去时那样清净?

    如果说有谁费尽心思给靳烈风下了药,却随随便便被她闯了进去,这确实比天方夜谭还让人难以置信。

    她的解释……几乎没人会信的。

    阮小沫才意识到,她刚才说的话有多可笑。

    可这确实就是事实!

    那个下药的女人既然没成功爬上靳烈风的床,跳出来证明的话,只有死路一条,肯定不可能主动出现替她作证……

    这个锅,她背定了!

    “他想……怎么样?”阮小沫有些艰难地道。

    她没办法跟朱莉解释清楚,而那晚的事也已经发生了。

    眼下,对她而言,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她所处的境地。

    靳……烈风,让人把她抓回来,想要做什么?

    朱莉收起脸上的冷笑,冷漠地道:“阮小姐,我们已经对您做过严密的身体检查,确认了您虽然那晚是在排卵期,但并没有怀上少爷的孩子,我想,这也是您不敢再出现的原因是吧?”

    阮小沫明白了为什么她身上没有穿衣服。

    那所谓严密的身体检查……是被他们毫无尊严地查了个彻底!

    她自尊不值一文地被丢在地上,任人践踏,碾压成泥。

    恨恨的感觉一阵一阵从身体里喷薄而出,灼烧着她的胸口。

    阮小沫用力地攥紧了被子,纤细的手指上,指关节泛白地突起着。

    她的沉默被当成了无可辩驳,朱莉继续道:“敢对少爷下药,又没有孩子作为靠山,您害怕也是理所当然,但这段时间以来,您身上也没有过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的迹象,和少爷又是第一次,所以,少爷允许您留在他身边当一个宠物?!?/p>

    那样的语气,就好像是施舍了什么难得的恩典一样。

    朱莉说完后,眼睛向下瞥向阮小沫,仿佛理所当然地等待着阮小沫的惊喜和道谢。

    阮小沫回应给她的,只有惊没有喜。

    听清她说的内容的同时,阮小沫倏地抬头,直直地看向她。

    宠物?

    他们肆无忌惮地绑架她、检查她,羞辱她的身体和尊严。

    然后又告诉她,她可以在那个男人身边当一个宠物?

    小猫小狗那样,见到主人就得装乖讨巧摇尾巴的宠物?

    还真是天大的恩赐呢。

    “我不愿意?!比钚∧纳粑薇惹逦?。

    她盯着朱莉,一字字道:“让我走,不然我就告你们绑架和侵犯他人隐私!”

    朱莉稍微愣了下,随后,像是明白了什么,她脸上似有似无的冷嘲热讽消失了。

    她彻底拉下脸来,鄙夷地看着阮小沫。

    “阮小姐,靳家少奶奶的身份不是谁都能觊觎的,既然孩子没怀上,你也就别想着高攀了,何况,说实话,您哪怕是在少爷身边做一个宠物,也能比您在阮家当大小姐的生活奢侈上千百倍!”

    比在阮家的生活奢侈上千百倍?

    那又怎样?

    整日需要向人摇尾乞怜、放弃为人的尊严的生活,再奢侈又有什么意义?

    “至于您说的告我们……”朱莉抬了抬下巴,背脊挺直:“您要是觉得能告的话,为什么您现在还在这里?”

    她一语惊醒了阮小沫。

    是啊,当初她被绑架的时候,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

    按理说……总会有人偷偷报警的,可为什么她还好好地待在这里?

    第3章 那晚的男人是他
    权势。

    是权势。

    属于靳烈风的权势,犹如一头巨大的怪物。

    它足够把任何人都视作蝼蚁一样,毫无无声息地被碾入尘土里,连叫都叫不出一声。

    身体微微发凉,血管里的血液似乎一寸寸凉了下去。

    虚掩的门外,忽然有男人不疾不徐的脚步声响起。

    来往仆佣发出的细碎声响倏地全部消失,下一刻,门外传来整齐而恭敬地声音:“少爷!”

    朱莉再不管床上面色瞬间苍白的阮小沫,快步走到门边拉开门,礼仪标准规范地弯身道:“少爷,阮小姐已经醒了,该交代的,都已经都交代给她了?!?/p>

    阮小沫朝门口望去,在看清那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的一瞬间,似乎所有的光影和声音都消失了。

    站在门口的男人,有着一种极强的气场,天生就有着让所有人不由自主被吸引的能力。

    墨黑色的西装笔挺,包裹着比例完美的高大身材。

    一枚看上去款式简洁,但价值不菲的珠宝领夹,在男人深黑色的领带上熠熠生辉,可比起男人天生的优雅霸气,顿时黯然失色。

    男人有一张极致俊美的面庞,轮廓深邃,无可挑剔,神色间的嚣张霸道彰显于外。

    但最让阮小沫一眼注意到的,是他的一双眼眸。

    紫瞳。

    世间少有的瞳色,衬得男人气质更加邪魅,叫人一眼难忘。

    宛如暗夜里绽放的蔷薇大片大片地铺展在他脚下,男人的紫瞳幽暗神秘,气质优雅诱人又张狂外露,如诱人堕落的恶魔一样,叫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臣服在他的魅力之下。

    阮小沫从未仔细注意过财经杂志、新闻报道上的靳烈风,只记得他独具特色的瞳色,现在看到真人,才明白晚宴上那些对他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们,或许并不是单单只是因为他的权势财富。

    这样的魅惑众生的外表,已经足够俘获任何一个女人的心。

    只是……她恰好不是那任何女人中的一个。

    被这样的羞辱欺凌,她恨不得把她经受的一切,都还给这个男人!

    男人进来之后,朱莉便退出了卧房并带上了房门。

    外面的一切,都被隔绝在了复古而厚重的卧室房门之外。

    少了严厉又咄咄逼人的朱莉在场,阮小沫却更觉得紧张了。

    这个男人身上带着的压迫感,宛如实质一般地让空气都凝固起来,让她感觉喘不过气。

    阮小沫忍着被子下不着寸缕的难堪处境,抱着仅剩的一丝希望尝试沟通。

    毕竟靳烈风这样的男人,应该并不在乎那晚发生关系的事,只不过像他这样一向高高在上的人,容不得被人算计。

    如果她能让他明白下药的另有其人,说不定能有转机。

    “靳先生,我不想要靳家少奶奶的位置,也不打算留下来成为什么宠物,那天房间里的药不是我下的,我不知道那是你的房间,不小心闯进去——”

    单手解开领口扣子的男人,仿佛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垂眸看向她,俊美无俦的脸上带着轻蔑和嘲讽:“你那晚的表现,可一点也不像是不小心?!?/p>

    因为他的话,那晚模糊不清的片段记忆随之浮现在脑海里。

    男人炽热而结实的身躯、摇晃灯光、还有灼热的喘息……

    阮小沫涨红了脸,抓紧了身前的被子,反驳道:“那是因为房间里点的……药物!”

    她别扭地连药物的作用也说不出口。

    靳烈风转过身,正面对着她。

    解开的领口敞着,露出男人修长的脖颈线条,还有线条优美的锁骨,明亮的屋内灯光下,线条结实壁垒分明的小麦色胸膛,透出一股属于成熟男人的性感气息。

    深紫色的眼眸低垂,他的视线落到床上抓紧被子盖住身体的女人身上。

    她似乎有些羞涩地偏开目光,白皙的皮肤上染上一抹绯红,头发散乱地披在肩上,圆润的肩头在发间若隐若现。

    和那晚的大胆奔放不同,但却似乎更诱人。

    该死!

    男人喉头一紧,一股火从下腹燃烧起来。

    装什么装,那天晚上她是怎么放浪地勾引他的?!

    现在又在他面前装什么未经人事的清纯模样!

    “够了!你自己点的药物,你自己不清楚吗?”

    靳烈风大步走到床边,俊美的脸上神色一冷,骤然附身捏住她的下巴。

    深紫色的瞳仁冷厉地逼视着她,嗓音仿若夹杂着冰雪一般幽寒:“自抬身价的戏码也该结束了!不要以为现在装清纯,就能掩盖你那晚放浪的行为了!”

    阮小沫吃痛地哼了一声,抓着被子的手不禁松了松,遮蔽身体的被子骤然下滑……

    第4章 收回仁慈
    那样灼热的视线,仿佛是手指的抚触一般真实。

    男人像一头捕到猎物的雄狮,下一秒似乎就会将她拆吃入腹般可怕。

    她反抗不了这个男人的霸道强势!

    阮小沫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不知是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恐惧,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她的身体几乎热得要出汗……

    就在男人进攻她紧闭的唇齿间的时候,眼泪近乎绝望地从她的眼角滑落。

    阮小沫恨恨地瞪着这个将她当做玩物一般肆意妄为的男人,眼底升起深深的恨意。

    她突然不再咬紧牙关,反而张开嘴,用力地一口咬在男人的薄唇上!

    靳烈风闷哼一声,微闭的紫眸倏然睁开,里面是满腔的怒火!

    这个女人竟然敢咬他……

    他毫不在乎地随手拭去薄唇上的鲜血,艳丽的红色斜蹭过他俊美的面庞,显得那张脸极为邪妄,更衬得紫色的眼瞳如野兽一般嗜血。

    阮小沫不避不闪,直直迎上他的目光,倔强得像一头小兽:“靳烈风!不是每个女人都想引诱你!”

    她浅粉色的唇瓣上,还沾着他的血迹。

    那是她哪怕是迎接他接下来的怒火,也不愿意被他碰的佐证。

    没有任何人敢让靳烈风不快,更不要哪个女人敢在接吻时咬伤他。

    靳烈风脸色阴沉,一把狠狠掐住她的下颔,看到她难受地蹙紧了眉头:“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打算怎么拒绝我!”

    他不再仁慈地考虑她的感觉,任由本能占据上风,径直占有了她!

    她的气息甘甜美好,不论是被下了药那天晚上,还是此刻……

    阮小沫痛楚地呜咽一声,屈辱的感觉,让她无法面对面地直视着身体上方,那张让她憎恶至极的恶魔的俊美面庞,只能紧紧闭上了眼。

    “靳烈风……”泪水不住地从眼角滑落,她无助地悲鸣着:“我恨你……”

    现在的一切,只是因为那天她进了不该进的房间么?

    所以她就招惹上了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

    所以才会承受现在的羞辱和折磨?

    可设计了那一晚的明明就不是自己!

    阮小沫痛苦地承受着这个男人带给她的怒火和惩罚,她清醒地感受到自己无力反抗的微小……

    她只知道,她恨这个男人,她恨这个倨傲而残暴的男人。

    如果可以……

    如果可以,她绝对要向他报复!

    男人气息灼热的呼吸在就在她耳边,带着一丝恼怒和讽刺:“你的身体……可没有一点恨我的意思!”

    随着他恶意的动作,阮小沫紧紧咬紧了牙关,发红的眼睛死死瞪着他。

    发现她抵抗的行为,靳烈风伸手捏住她的下颔,拇指撬开她的唇瓣,暗哑的声音里带着不可一世的怒意:“还装什么清纯……行!我倒要看看你这张的假面,还能戴多久!”

    阮小沫不知道这一夜有多长,也不知道靳烈风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知道这对她而言,绝对是噩梦一般经历。

    她被那个男人仿佛无休止地折磨,她哭喊挣扎,却完全抵抗不了他的进攻,最后终于失去了意识。

    被人叫醒的时候,她还深陷在那种恐惧中,喘着气骤然睁开眼,看到了眼前的朱莉和自己所处的房间。

    这里已经不是靳烈风那个奢侈无度的宽敞卧房了。

    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朱莉身后跟着几个女佣,他们手上捧着托盘,托盘上放着叠好的衣服。

    “今天开始,你不在是少爷宠物的身份?!敝炖虮臣雇χ?,脸色冷漠地看着她:“而是帝宫里最下等的女佣!”

    阮小沫愣了一瞬间,随即反应过来她刚才说了什么,不由脱口质问:“为什么?!”

    自己根本不是帝宫的人,她有什么资格让自己在这里当佣人!

    朱莉那条平直的唇角讽刺地翘了翘:“就凭你昨晚非要装作贞洁烈女的表现,少爷决定收回给你的仁慈,从今天起,你就是帝宫任何人都能随意差遣的下等女佣?!?/p>

    她没想到,这女人昨晚居然敢咬伤少爷!

    真以为自己爬上过少爷的床,就拥有免死金牌了么?

    真是愚蠢!

    听清朱莉说的话,阮小明显地沫怔了下。

    下等女佣?

    她看向托盘上的那堆衣物,脑子里飞快地思考着。

    既然作为宠物只能任他玩弄,那作为女佣是不是就不必承受他的侵犯了?

    而且,成为这里的女佣,也就意味着她应该有个人活动的权限吧,那也许她可以……

    “我知道了?!比钚∧愕阃?。

    既然不能靠别人逃离这里,那她就靠自己!

    朱莉对她如此爽快地答应下来,脸上掠过一丝的疑惑,但很快又恢复了冷冰冰的表情,只随口一提地道:“劝你不要想在帝宫多生事端,如果不想牵连阮家的话?!?/p>

    阮小沫刚刚升起的念头,瞬间被掐灭了。

    牵连阮家……

    她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牵连到阮家?

    母亲住院许久的治疗费本来就是阮家提供的,如果阮家出事……

    阮小沫眸光闪了闪,低下头没有再说话。

    蛇有七寸,人也是,妈妈就是她的软肋。

    门被关上了,屋内只有被女佣带来的衣服放在床边的柜子上。

    从今天起……她就要成为靳家的下等女佣了么?

    阮小沫自嘲地掀了掀嘴角。

    父亲的信任、母亲的希望、还有一段感情……

    那个晚上,她以为她失去的已经够多了,没想到更难捱,却在后头……

    她掀开被子正要下床,却发现了自己满身都是那种事之后留下的痕迹。

    昨晚没有被下药,她所有的记忆都清清楚楚。

    她记得那个男人如一头猛兽,凶狠地一次又一次占有她,仿佛在是想用那种方式让她对他屈服……

    想都别想!

    她不可能,也不会对那种狂妄霸道的男人屈服!

    阮小沫咬紧了下唇,忍着酸软的双腿和腰身下了床,把那些托盘里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上。

    出去之后,早有人等在门外,不怎么耐烦地领她去了一个房间。

    那房间很大很宽敞,除了她,还有另外两个女佣在,见到她之后,神色极为不善地打量着她。

    第5章 听说你是第一次
    阮小沫分配到了一块抹布和一桶清洗用的水桶。

    她的工作是负责擦这间房的地板,帝宫的地板都是极其昂贵的材质,所以只能由人来亲手擦拭干净再做保养。

    那人吩咐完,就走了。

    阮小沫低头盯着自己跟前的一桶水,还有挂在水桶上的抹布,脸上并没有什么神情。

    她现在既然不能逃走,也不能找人求救。

    靳烈风,是包括阮家在内,所有人都只敢巴结讨好,不敢招惹的存在。

    在心底叹了口气,阮小沫蹲下身拿起抹布,在水桶上方拧个半干,起身四下打量一眼,走到一个方向,开始了不甘不愿的打扫。

    眼下,她只能先暂时妥协。

    “我以为是什么身材火辣的大美人,那么自信不会受罚敢给少爷下药呢,原来也不怎么样嘛?!?/p>

    “别这么说啊,毕竟自知之明这种事,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阴阳怪气的调调,一唱一和地在房间里响起。

    阮小沫擦地板的动作顿了下,她就知道这两个女人会找茬。

    “不出声???”一个女人讥笑地走了过来,女佣鞋子在阮小沫的视线里出现:“跟你说话呢,不会是个哑巴吧!”

    “哑巴肯定不能啊,不然在床上多缺少乐趣??!”另一个女人意有所指地笑着:“不过你还真是太高估自己了,少爷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算计,你现在还好好活着已经是个奇迹了?!?/p>

    阮小沫漠然地抬头看向她两:“……”

    行了,从她被抓到这里来,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说她幸运奇迹了,她们两能不能换个词?

    她又低下头去做事,漠视的态度让两人有一种莫名的受辱感。

    虽然都是女佣,但这个居然敢给少爷下药、得罪了少爷的女人明明才是最下等的女佣,有什么资格,又凭什么敢无视她们两?!

    “听说和少爷那次是你的第一次?”一个女佣假意走过去关心道:“可惜哟,女人这辈子只有一次的处子之身都献出去了,还是没能成功勾搭到少爷,你肯定很难过吧?”

    “就是,女人最宝贵的东西都没了还落得这么个下场,真可怜?!绷硪桓雠督踊?,脸上挂着虚伪的安慰:“不过我想你也不在意,毕竟能做出这种事的女人……本身就很放荡吧?”

    “听说你还是大小姐,真的假的???你爸妈是怎么教出你这么一个为了上位,不惜出卖身体的女——”

    “对啊,我确实不在意?!?/p>

    阮小沫冷冷地出声打断她们的冷嘲热讽,站起身,直视着眼前两个人。

    她本来以为只要不搭腔,这两个人感到无趣就会离开的,谁知道她们竟然越说越过分了。

    看清楚两人眼底的妒忌之后,她顿时明白了。

    靳烈风在外有那么多名媛淑女仰慕着,怎么可能帝宫没有?

    可靳烈风对那些有家世有外表的女人尚且挑剔得很,帝宫里爱慕他的女佣哪有机会?

    前面说她不在意的女佣,也只是想用这个借口羞辱她而已,完全没想到她居然会直接一口承认,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阮小沫冷笑着看向那个女佣:“处子之身是什么最宝贵的东西?成年人了,不过是发生个关系,有什么大不了?”

    女佣脸色难看了起来:“哟,你费尽心机对少爷下药的事谁不知道?现在又来装什么云淡风轻??!”

    下药,呵,又提下药。

    阮小沫勾了勾唇角,淡淡地回应:“对啊,你们家少爷的床下药就能爬,你这么想爬也去下??!”

    另一个女佣气急:“阮小沫!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放荡!以为自己能拿身体上位,活该被少爷上过就扔!”

    “上过一次床就叫放荡?那你这辈子可千万别有放荡的机会了!你们两是从哪个朝代穿越来的吗?还是棺材板没钉严实,让你这个成了精的贞洁牌坊蹦出来了么?”

    被人骂做“成了精的贞洁牌坊”,挑事的女佣气坏了:“你骂谁贞洁牌坊?!”

    阮小沫把手里的抹布往水桶里利落地一丢,瞬间溅起来水花给她平添了几分气势。

    “除了成了精的贞洁牌坊,谁会把这种东西当成‘最宝贵的东西’?还是说,你作为一个人,浑身上下除了那层膜,就没有别的有价值了吗?那么可怜的是你,不是我!”

    阮小沫语速不疾不徐,语气平淡,但比起两个女佣气急败坏的模样,一点儿没落下风。

    两个女佣被她的话怼得反驳不了,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其中一个甚至直接踢翻了她装水的水桶。

    “咚”地一声,哗啦啦的水淌了一地,还有些溅到了阮小沫的裙边鞋子上。

    阮小沫无动于衷地看着她们两,冷眼看着那两个挑事的女佣,被她气得一脸毒气攻心的模样。

    “真会给自己找借口!”一个女佣鄙夷地看了她一眼:“不就是出卖身体失败了么,所以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咯,懒得跟你这种放荡的女人扯!对了!不只地板,这里的桌椅板凳所有家具你也都要擦!”

    阮小沫本来就还腰酸腿软的,一听到这句话,顿时眼睛瞪圆了:“所有家具?!”

    “你忘了你是下等女佣了?帝宫里,谁都能命令你做事知道么!”

    两个女佣终于感觉找回一点面子,脸上得意的神色又恢复了些。

    两人一起离开房间时,嘴里还嫌弃地道:“歪理可真多,和她待一起我都嫌脏!啧啧!”

    房门关上,少了两个人,这间房显得更大了。

    阮小沫扶着腰,心情沉痛地四下打量屋内繁多的家具,第一次有一种会因为打扫而累死的觉悟。

    也许刚才她不该逞一时口舌之快的……

    不过,那两个人走了,房间里倒也清净多了,这也算得上是一件好事。

    她蹲下身,把水桶扶正,开始用抹布吸附地上的水挤回桶里。

    做着事情,她眼神黯忽然淡了不少。

    刚才她说那些话,那么若无其事地样子,其实有一半是为了气那两个女人。

    未完待续...

    关注“YY小说”微信公众号:yyxscn,微信回复书号:9548,获取更多后续章节。

    YY小说-用微信看精品小说,全处全收,无雷无郁闷无纠结。

    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送50书币,可免费阅读1-2章哦~!

    YY小说官网://www.yyxscn.com/


    最新回复 (0)
    返回
  • 世界那么大:美国160斤巨犬上房  消防员出动解救 2019-07-13
  • 广西2客车街头“大打出手”,售票员不过瘾下车狂殴 2019-07-13
  • 一语惊坛(6月14日):国企应该成为改革创新的标杆。 2019-07-08
  • 长治城区签约8个转型项目 2019-07-05
  • 李劭凯:今天我们为什么读《孟子》 2019-07-01
  • 新华时评:不忘初心 向善前行 2019-06-21
  • 反击!中国公布对美500亿美元商品加税清单 2019-06-11
  • 人民网舆情分析专家:王洪波 2019-06-11
  • 愿潇湘玉竹版主“(农历)五月平安”、“端午节安康”![微笑]这样的祝福是最确切的[哈哈] 2019-06-10
  • 疑似胡一天夜会女性事件女主被扒 私照曝光 2019-06-10
  • 迎驾贡酒生态洞藏VIP鉴赏荟合肥站启幕 2019-05-29
  • 《中俄人民币基金管理公司合作协议》签约仪式举行 2019-05-29
  • 全棉时代纯棉婴儿护理湿巾棉抽纸全棉纸巾棉柔巾全棉手帕纸婴儿湿巾组合套装系列 2019-05-26
  • 贵州关岭县多部门联合开展应急救援综合演练 2019-05-19
  • 习近平主持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小范围会谈 2019-05-19
  • 根特vs欧本直播现场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怎样才算赢 青海十一选五电子走势 公共娱乐场所安全出口的疏散门应向里开启 爱彩乐河北十一选五开 香港内部透码聚财海岸 3d组三的投注技巧 贵州快3开奖结果手机版 彩票论坛双色球 中国足彩网欧洲杯 七星彩走势图表近100期带连线 白小姐中特网一肖中特一准 体彩p5走势图带连线图 极速快3定胆 伊布职业生涯总进球数